四面八方皆可萌

關於部落格
入內請小心服用
  • 151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K 尊禮】不要小看酒精也不要小看眼鏡(H)


  霓虹的華燈初亮起,又是一個熱鬧喧囂的夜晚,街道上的人們都四處尋找著自己的歸途,來來往往交織出欲望的夢,尋找著虛幻的或真實的,各色不一的夢,在一間名為「HOMRA」平凡的酒吧中,有著平凡的酒保出雲,平凡的各式酒類,但眼前兩位不平凡客人卻讓他平凡的胃疼......又或者說是兩位現任的青之王及炎之王讓他煩惱。
  「那個、真是不好意思啊現任的青之王,宗像禮司先生,可以說一下為什麼您會在我們這個狹小又吵鬧的酒吧呢」看著自己的王好像不耐煩指數直線上升,還是得以客為尊的出雲忍不住的提出了問題。
  「想來看看我的部下常來的酒吧是怎麼樣的啊,總是聽著她說著那邊的調酒有多美味,讓我也想嘗嘗看呢。順道關心一下你們有沒有什麼不必要的騷動或行為呢」向臉上的眼鏡推了一下,面帶微笑的宗像愉悅的用指頭敲打著桌面。坐在旁邊的尊臉看起來更面無表情了,與其說是炎之王不如說目前的狀態就是徹底冷凍的冰之王,將周遭的空氣凝結的更加沉重,唯一不受影響的宗像繼續想著要點什麼酒,對於這種莫名其妙的情形出雲也只能苦笑面對,看來自己的胃疼又要持續有一陣子了。

  在經過了幾輪的討論後(又或者是單方面爭論),桌上增加不少的酒杯,看著不停喝著一杯又一杯調酒,臉上逐漸浮出淡紅的宗像,心中的煩躁感似乎稍稍的平息了一些,默默的握緊手中酒杯的尊看著旁邊那抹深藍,從認識有印象以來和這傢伙的孽緣就不曾斷過,無論是碰巧的或是故意的,而至於到後期突然增加的親密,倒是不用在仔細回想了。
  在那至高無上的王位上,頂處總是只有自己不會有他人,即使擁有了最強大的力量也不過是孤獨一人,因為畏懼,因為貪婪,因為憧憬,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和自己平視於同一個高度,最後成了只看見自己世界的人,而那個同樣身為王的人,在不知不覺中出現在眼前,在同一個地位,說不高興是騙人的吧,尊不禁揚起嘴角。
  「還真是不錯,這裡。有著你最愛的夥伴和熟悉的環境呢,尊」表面看起來依舊正常的宗像,那平時高速運轉的腦子開始跟主人一樣停擺了,好像帶點抱怨和嫉妒的一段話,更證實了那不少的調酒中有多驚人的酒精了,眼前平時的赤紅髮色在酒精的摧化下也沒那麼刺眼,其實若拋下Scepter4的身份,周防尊這個人本身是值得深交的,對於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是朋友,不過在長久的相處中,似乎更加提升了一層。
  「喂,別在喝了,你已經醉了吧」尊默默的發現酒吧中的人不知何時已經散去,而這個令人厭煩的傢伙卻還在喝酒,想好好喝的心情也早就煙消雲散。「哼哼,周防尊你還太小看我了,這一點小酒怎麼可能會打倒我呢?身為Scepter4室長宗像禮司的我可是絕對的呢」......連胡言亂語都說出口的宗像讓尊一發不語的站起,正準備離開到酒吧的閣樓時,宗像的低喃拉住了尊的腳步「吶,對你來說,我是個怎麼的人呢?」「這種事你早就知道了吧」或許旁人看不清雙方的關係,但早在私下一次又一次的交纏中,這個答案就再也清楚不過了。


  不知道是怎麼起頭的,也不知道是怎麼點燃的,那在兩人以唇接觸後就熊熊燃燒的慾火,燒掉了早就被酒精侵蝕得差不多的理智,尊啃咬著宗像潔白的頸子,落下一點又一點的殷紅,就像代表吠舞羅的印記一般,豔紅的刺眼,宗像舒服的瞇起雙眼,失去眼鏡的世界一切都模糊不堪,只除了正在面前的尊,除了眼前的人其餘都不重要,品嚐完了頸子,下一步更要侵略著胸前的突起,那囂張的挺著就如同主人,尊一邊用力的蹂躪一邊用嘴舔啃著,情慾的浪花一陣又一陣的打上宗像的心頭。
  已經不滿於微弱刺激的宗像道「哼....嗯....你就只會舔上面嗎?真是無力啊周防尊...嗯...」語畢的下一秒尊將宗像推倒於後方的床上,狂爆的慾望毫不收斂的充斥著整個閣樓,而正要掠奪眼前獵物的野獸更將目標轉為下方同是雄性象徵的地方。尊用嘴含入了宗像的分身,而手也不空閒的玩弄著柱體兩旁的囊袋,受到集中火力的宗像情不自禁仰起脖子,修長的雙腿夾緊了位在跨間的尊,嘴中的呻吟也不忍破碎的傳出。
  看著不停吞吐著自己另一部分的尊,被酒精打亂思緒的宗像在心中昇起一股也想替他服務的念頭,不經意的一瞥看見尊也升起了男性慾望,而懷抱著一份被先下手為強的報復心態的宗像燃起了玩弄的心。
  「嗯啊....我說尊...要不要一起試試替雙方服務、看你忍住的臉可真是好笑啊...」「你如果想要展現那差到不行的技巧,我可是不會反對的」尊露出一點不屑的微笑,但還是退開讓宗像方便起身。一轉眼兩人就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,雙方都賣力的愛撫著對方分身,宗像用舌舔著尊的頂端,將頂頭分泌出的液體一一吸允至口內,手一邊上下的握著柱體,尊也用口服務著宗像,趁宗像不注意時將宗像後頭塗上潤滑劑。
  「嗚嗯!!!嗯...哼....啊、周防...尊、你就這樣趁人不備時偷襲嗎」
  「你看起來也很需要被服務後面,所以我好心的幫你一把」
  在談話的同時尊將一指深入後穴,不停的軟化內部,讓裡頭更加濕潤,也用嘴刺激前端,受不了雙管齊下的宗像嘴內的呻吟也只能被碩大堵住,聽著受不了刺激而產生的聲音,尊感覺下方更加火熱,也繼續增加指數,直接已經到了可以容納的指數,尊抽出手指,讓宗像坐到自己的腹部上頭
  「想要的話就自己坐上來」「....你這該死的傢伙」聞言之後還是必須解決掉慾火的宗像,慢慢的將身下的碩大納入自己的體內,那過度的炎熱讓後穴不禁收縮幾下,經過一下子的奮鬥終於全部的吞了進去,內壁感受的熱度比在外頭還增加不少,而被充實的違合感讓宗像吐出了一聲喘息,同時被溫暖包圍的尊也不禁皺了下眉,但隨即被想要在那體內衝刺的想法沖破了一切,宗像撐著尊的胸膛,收緊了下身也開始律動著身體,上上下下的動作讓眼前的赤紅更加興奮,早就無法阻止的呻吟也傳遍了整個空間。
  「啊啊...嗯...尊...用力一點...尊....你只有這種...能耐嗎..哼嗯...」
  「做愛的時候就只要負責叫就好了,你太吵了」尊將身上的人轉向身下,更加猛烈的抽插宗像的後方,那過度的力道讓宗像忍不住抓傷尊的後背,留下一條一條的痕跡,前端也被尊搓揉著,刺激著後穴的不停著收縮,感覺前後都被侵略著,心中原本的空虛感似乎也被體內那一陣又一陣的狂熱撞散,再也承受不住那股力量的宗像早就拋棄了理智全然接受一切。
  「尊...啊啊....嗯啊尊....尊....」「嗯...哼嗯....」一聲又一聲的呼喊解放平時不可能展現出的一面,永遠都不可能的滿足讓宗像抱緊了全力抽插的那人,身上的汗水全都混在一起,因情慾惹起的潮紅同時讓尊看見了如同自身火燄的顏色,一種恍若占有成功的滿足感讓尊不禁加快速度,持續的衝撞到達了高潮,下方的宗像接收到了灼熱的濕潤感,也隨著嗚咽的一聲釋放出白液,弄濕了雙邊的腹部。
  暫告一段落的交流讓尊和宗像相依著喘氣,性愛後的氣息有種安心感
  「嗯...最後還真用力啊...哼」「你不也滿足了嗎?」
  「今日或許、可以再多來幾次」「你可別到最後埋怨我啊」說完雙方有默契的笑了一下,在吻與吻之中繼續下一輪。


  
  聽著上方從沒間斷過的粉紅呻吟聲,早就見慣的出雲擦拭著酒杯『幸好未成年的今日都不在店內啊,不然真難解釋.......』想著同樣也是藍組第二的那位女性,同是天涯淪落人啊....令人胃痛的上司
  「下次請選別的酒吧、拜託」


(The end)


『今天的室長有種說不出來的閃耀感』By伏見
『室長又去找周防尊了嗎』By淡島
 
我以為他們....會打ㄍ三天三夜(倒地
尊哥快說點話!!!!我超難打ㄉ!!!!
然後真的很難把杉田跟室長擺在一起(?
我成功了媽媽!!!(媽媽表示: 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